第一卷 正文_第3章 徐秀英摔倒了 - 特种兵王在山村

第一卷 正文_第3章 徐秀英摔倒了

这会儿还是夏天的末尾,天倒还不是很冷,可是水泥地本就冰凉,躺上一晚上肯定会感冒的。 徐秀英正不知道怎么办,外面传来叶秋的声音。 “徐支书,没事吧?” 叶秋喊道。 “徐支书,要你没事我先走了啊,明天再来找你。” 叶秋弱弱道,本来气势冲冲过来要质问的,可出了这事啊,他是负责呢还是负责呢,简直头大了。 里面没传来徐秀英的回应,叶秋觉得她在气头上,于是刚想开溜,徐秀英的声音就传来了。 “你等等,进来帮我个忙。” 徐秀英的声音很僵硬。 叶秋一怔,旋即脸色有些害羞,干啥呢这妹子,不会是想让自己负责吧,想到这儿叶秋就进去了,不过让他失望的是,徐秀英已经穿上衣服了。 “看什么看?” 徐秀英杏目圆瞪,发怒道:“把我扶到床上去!” “哦。” 叶秋没敢反驳,急忙过去抱着徐秀英,把她放到了床上。 徐秀英被叶秋有力的双臂抱着,有些脸红,想挣扎开来,不过略微挣扎就放弃了,任由叶秋所为。 “你刚才为什么突然跑进来?” 徐秀英躺倒床上后,想到刚才的事情,又羞又恼,恼怒地看着叶秋。 叶秋红着脸,像是做错事的小学生似的,解释道:“刚才我回家……” 解释了一通,徐秀英这才明白叶秋为什么闯进来,换是她也生气,自家都被拆掉了,还一块砖都留,简直不要太无耻。 想到这件事,徐秀英心里面一咯噔,当初叶秋家的房子倒了,好像还是她提议废物利用,用叶秋家的砖在村委会修了几间平方。 好像……她住的这间屋子,用的就是叶秋家的砖块。 这事她当然没敢跟叶秋说,咳嗽了几声道:“这件事村委会也有过错,不过给你家的补偿都有,我向上面申请了1万的补贴,明天就给你。” 叶秋点点头,自家那破房子,的确值不了多少钱。 “那你今晚住哪?” 徐秀英好歹也是村支书,倒是很关心叶秋接下来的住宿问题。 “村委会这边可以住人吧?刚才我在外面看到旁边的房间是空的。” 叶秋说道。 “额。” 徐秀英愣了下,想开口拒绝,但是想要这些平方其实都是用叶秋家的砖砌起来的,总觉得没有那勇气说出口,半晌颓废地低下了头,唉声叹气道:“可以是可以,那边没有床垫和被子。” “放心,我都有。” 叶秋咧着嘴,拍了拍自己的蛇皮袋。 “好吧。” 徐秀英扶额道。 之后叶秋就到了隔壁的房间里面,从蛇皮袋里面掏出了军用的睡袋往上一扔,整个人脱掉鞋子和衣服就钻了进去,一晚上睡得踏实无比。 而另一边的徐秀英就失眠了。 刚开始的,徐秀英对这个家伙还有些好感的,毕竟一个人走了十里路,把她从荒郊野外背了回来,是个女人都会感动的。但是后来的两次,让她对叶秋的好感度降到了最低点……更是气得咬牙。 今天发生的事太多了,徐秀英想着想着,不知不觉就睡着了。 …… 第二天早上,徐秀英盯着黑眼圈出来洗漱,脚还有些疼,不过擦了药膏后好了点,能够走路。 她昨晚睡得不好,不知道怎么梦到了叶秋这个流氓,梦里面两个人居然在亲热……这让她又羞又恼。 徐秀又想到叶秋的职位,难道以后真要跟这个流氓共事不成? 村民们选谁当村长不好,偏偏选中那个臭流氓,简直就是她命中的克星。 徐秀英觉得前途无光了。 正这么想着呢,忽然听到院子里面传来阵阵呼啸声,徐秀英看过去,正好见到叶秋在那边打拳,光着上身。 当见到叶秋的身材时,徐秀英眼前一亮。 她发现这家伙的身材真不是一般的好,身上的肌肉十分发达,看上去每一寸肌肤下面都埋了一公斤的炸药一样,充满了爆炸感,却又不似选美选手那种夸张的肌肉。 叶秋身上的肌肉充满了柔劲,更加均匀,更符合女性的审美观。 徐秀英不由得脸有些微红,长这么大……还没有近距离见过男人的身材。她心脏扑通扑通地跳,不自觉地就拿叶秋跟那些电视上那些明星比比看,发现这家伙要不是耍流氓,那些电视上的明星都没法跟他比。 不对不对,这家伙是流氓。 徐秀英摇摇头,踮着脚,快步离开这边,去了一旁的洗漱池洗漱。 …… 叶秋其早就注意到徐秀英了,心里面还在纳闷,国内的美女现在都怎么了,都那么饥渴吗。 这要是让徐秀英知道,自己在叶秋心里面的印象,恐怕会直接吐血的。 她还没喊流氓呢,叶秋倒是先说自己饥渴了。 叶秋打完一套《武祖诀》后,就吊起井水冲了个凉水澡。 这套《武祖诀》是他的祖上传下来,听说是两千多年前,开创武学之道的武祖留下来的。 整套《武祖诀》分为三层,他修炼了十多年,如今还只是在武神诀第一层的武夫境界,将明劲练到了巅峰而已。 而对于《武祖诀》的第二层,武宗境界,修炼出暗劲,他还是一点头绪都没有。 更别说《武祖诀》的最后境界“武祖化身”了。 叶秋冲完凉水澡之后,王婶正好送早餐过来。 徐秀英不会做饭,早餐都是王婶帮忙解决的,每个月给点伙食费。 王婶知道今天叶秋也在这边,就做了两份送过来。 “王婶,你手艺还是几十年如一日,倍棒!” 叶秋喝着粥,就着咸菜吃馒头,把嘴巴都塞满了。 “呵呵,你这孩子,怎么那么会说话呢。”王婶高兴道。 “你是说王婶手艺几十年都没长进吧?”徐秀英差点被粥给呛到,尼玛喝个粥都那么夸,还要不要脸。 “你这是嫉妒。” 叶秋头也不抬道,他有多少年没有喝到家乡的粥了,简直就是人间美味。 这些年来,他在非洲吃烤野牛肉,在亚马孙原始森林啃鳄鱼肉,在西伯利亚的冰天雪地当中享用麋鹿,都比不上这普普通通的一碗白粥。 “你……” 徐秀英被戳到痛楚,本就生气,现在更是要爆发。 她的厨艺简直糟糕透顶,被父母朋友誉为“天堂餐点”,意思就是吃了就升天。 王婶见到两人要吵起来,连忙制住他们,问叶秋:“叶秋呀,你回来后准备干什么啊,我们渔山村的村长,你还要不要干?” 什么要干不干的,这便宜村长听着都是个坑。 叶秋当然不想干咯,刚想拒绝。 徐秀英像是想起什么事情来似的,“对了,昨天市领导给了我一封信,说有个退伍兵回来,让我安排下工作,说的不会是你吧?” 徐秀英进屋拿了一封出来,当着王婶和叶秋的面拆来看看。 先不说那份信的内容,当叶秋看到那信上的龙形印泥时,脸色就绿了。 “叶秋同志,在军队后勤部入伍期间,带领炊事班全体人员,奋发图强,表现优异……特以推荐叶秋同志,任职渔山村村委会村长一职。” 三人看了看,信上都在说叶秋怎么怎么优秀,然后推荐他当本村村长。 王婶看了直夸叶秋懂纪律,听话懂事。 徐秀英却是满脸狐疑,按照叶秋昨天的表现来看,这个流氓真有信里面说的那么好? 叶秋似乎被夸得有些难为情,脸有些红了,咳嗽了几声道:“都是不足挂齿的小事情,呵呵。” 只有他自己心里面清楚,这信上写的几乎都是他当年干的丢脸事,只不过反过来说了,什么带领后辈偷看女兵洗澡都是小事,敢调戏首长女儿的也就只有他了。 “正好你本来就是村长,就继续干吧。” 徐秀英看了看,留下这封信就去处理事务了,王婶去办公室打扫了下卫生,就离开了村委会。 而叶秋同志,知道他要是不当这个村长,估计不用多久,他做过的丢脸事情就要在全世界传开去了。 “你们这是逼良为娼!灭绝人性!” 叶秋愤愤道。 …… 这天上午,叶秋回村的消息就被王婶给传开去了,村里面留下来的妇孺老人都是赶过来看看叶秋。 这都有十年没见了,村人见到叶秋长这么大了,也都是感慨。 “叶秋啊,有对象没?” 三姑七婆聚在一起,话题也都离不开找对象。 叶秋腼腆道:“还没呢,人家都嫌弃我太腼腆。” 徐秀英在一旁办公呢,听到这句话顿时翻了翻白眼。 “这哪能啊,小秋一表人才的,都是别人没眼光。”王婶语重心长道:“小秋,要不王婶几个给你做个媒,村里面有什么看上的姑娘就跟我们说。” 叶秋哭笑不得,这刚回来就要给他介绍对象了,忙推脱说自己有喜欢的人了,这才把这帮三姑七婆给搪塞过去。 这之后,叶秋就一个人在村子里面逛逛。 村子里面大部分村民,住的还是十多年前的那种土房子,只有几户人家是红色砖瓦房,而且村里面的电线也是只有几条,看起来电网布置了一部分就没再布置了,弄得只有少数人家家里面才通电。 “还是因为穷啊。” 这次回来,叶秋就想着让村子发展起来。 这时…… 叶秋走到一户人家面前,发现早就人去楼空了,心里顿时失望起来,当年他就是因为这户人家的女儿背叛了他,才选择去当兵的。 没想到十年之后回来,她早就离开这个村子了。